书店首页
购买方法
命理八字
风水择日
六爻八卦
紫微斗数
手面相学
奇门遁甲
六壬金口
铁版太乙
周师乾书
综合类别
武功养生
李居明书
苏民峰书
朱鹊桥书
正版书籍
罗盘用品
讲课光盘
电子书籍
联系我们
    首页>> 综合类别 >> 方术纪异上下册

方术纪异上下册 王亭之 46.00元

  王亭之原名谈锡永,广东南海人,虽攻读化学,但出身八旗世家,少习琴棋书画、医卜星相诸学,对子平、易理更为有研究,虽从事金融,但性喜文史哲学,信仰佛教,后随中州派刘惠苍师父习紫微斗数,得其真传,使其在香港发扬光大,收门徒四十人,成立紫微斗数学会,从事学术性研究。然其平生所慕,实为佛学,自大学时代即已研究,二十八岁时得机缘修习西藏密宗,隐居夷岛六年,配合经论修习,近年更编纂《佛家经论导读丛书》、《甯玛派丛书》,甚得好评。


目录

异能篇
前言
 「五鼠运财」目睹记
 茅哥表演求雨术
 茅哥学茅山术
 祝由科神术治驼背
 符水止牙痛
 道家门派大略
 茅山祖师魏夫人
 唐太史治背疽
 林琴南说人妖
 邪术修成对口疮
 清微派雷法
 张灿治袁世凯心疾
 宋代茅山祖师白玉蟾
 白玉蟾戏试「五雷法」
 上茅山与下茅山
 中国道家魔术之谜
 鬼屋魔术是火彩
 佛道两家有魔术
 婆罗门幻术
 吕洞宾变戏法
 大宛眩人是戏法祖师
 希腊神棍的大魔术
 四大文明古国大混合
 下茅山祖师蛋子和尚
 川剧有江湖戏法
 杜七圣演七圣法
 蛋子和尚斗杜七圣
 《聊斋》的「种梨」
 续头法用「彩刀」
 东方朔的点金术
 汉武帝会卫夫人
 「天宫偷桃」是绳技
 唐代的绳技故事
 下茅山的天神下降
 「敕法」有法有魔术
 左慈的「变化」术
 「魔术大卫」的搬运术
 破「神仙」的法
 汉代方士与魔术
 麻姑与太玄女
 张果老变容见明皇
 韩湘子「火中生莲」
 张天师召关云长
 东莞烟花有「高彩」
 戏法的源流
 民初云南斗法的故事
 「守一」可修天眼
 「守一」忌污秽之理
 「第三眼」鬼话连篇
 清末一个天眼通
 夷岛异能人不快乐
 关於王亭之的预言
 人人可起小神通
 异能术士的炫耀手法
 失明术士有异能
 管辂的异能占卜
 庾嘉德的天眼
 曹操喜养方士
 沿海居民多迷信
 武攸绪韬光养晦
 异能的局限
 异能人聚众作乱
 清末褚老人斗排帮故事
 「带功书法」是画符
 「人神交接」的书法
 夷岛巫师的鲨鱼功
 唐代的费鸡师
 巧遇夷岛女巫首领
 夷岛巫术的修法
 夷岛巫师祝地
 生病医病都在心理
 唐人街神仙的故事
 夷岛巫婆治病
 祝由科移疮之术
 异能有假亦有真
 千真万确有狐仙
 乩仙指示前程
 扶乩的故事
 最灵验的乩文
 扶乩源自「迎紫姑」
 扶乩始终有疑点
 金圣叹的乩诗
 清代彭玉麟扶乩故事
 宋代的山阳女巫
 广州城头的马桶阵
 「六一事变」与扶乩
测字篇
 用「测字」投百问路
 测字祖师爷谢石
 离合文字的测字术
 谶讳占梦与测字
 宋神宗相字改年号
 五行测字四例
 五形的字例
 就事论字的测字法
 笔迹分析定我半生
 由碑帖学相字
 由相字看社会现象
 字相改变心理之例
 字相亦重点划形态
 添笔吉、减笔凶
 「六神笔法」
 《测字秘牒》的「对关」拆字法
 同字不同测的故事
 有关雍正的两个测字故事
 程省测字的故事
 「假借法」测字
 胡宏测字的故事
 范时行测字的故事
 相字之形二例
 总结相字的发展
相术篇
 由巫蛊说到望气
 扁鹊相齐桓侯
 相马之术
 春秋贵族重相术
 吴越二国的相术例子
 识英雄於未遇时
 相形与相气
 善相者要言不烦
 凭奇相登帝位的故事
 无良相士误国
 黄霸相妻故事
 王亭之一段「秘史」
 唐代相神的故事
 陈希夷善相骨
 神宇不同性格
 鲍鱼王阿一的相格
 宋人相神的故事
 相神必先相其耳
 陈继尧的相法
 腥门的「十三簧」
 省港澳的「江相派」术士
 「江相派」的背语
 「江相派」传人举实例
 「扎飞」实同神棍
 近年「扎飞」个案
 清末一件扎飞故事
 李星南出千的故事
 北方相士分腥尖二门
 相士使「簧」举例
 最缺德是「皮门」
 连阔如亲历个案
 明代袁氏相法
 清代江湖术士故事
 相法的局限
 相形不如相心
 敦珠法王的神宇
 相由心转
巫蛊篇
 彝族文化与方术的关系
 彝族巫师懂下蛊
 大马巫师「下降头」
 古代妓女「厌胜」术
 宋代下降头奇案
 华巫巫师大斗法
 夷岛下降头的故事
 南美亦有降头术
 夷岛爱玛皇后的故事
 大马的毁容降
 降头真相始终是谜
 明末邝露苗强的故事
 巫蛊分男女二途
 狐仙只是是灵异众生
 家乘灵异事件
 三代命运如出一辙
 家乘巫蛊事件
 东密「降三世明王」调伏法
 巫蛊非科学所能解释

谣谶篇
 神奇的谣谶与图谶
 周人最重谣谶
 汉成帝时的「政评」谣谶
 谣谶变成方术
 宋明帝自造谣谶
 桓玄造谣起家亦因谣被杀
 北齐的谣谶
 隋炀帝的诗谶
 志公和尚的谣谶
 魏太武帝因谣受辱
 刘宋王子年的谣谶
 北齐末年的童谣
 有关科闱的谣谶
 唐代裴度造谣平淮西
 有关五代刘知俊的谣谶
 宝志预言五百年后事
 有关李后主的谣谶
 「蛮鋹」破国之谣
 元末流行的谣谶
 铁冠道人的《透天机》(一)
 铁冠道人的《透天机》(二)
 铁冠道人的《透天机》(三)
 铁冠道人的《透天机》(四)
 铁冠道人的《透天机》(五)
 铁冠道人的《透天机》(六)
详梦篇
 详梦亦用测字
 绍如公的一个梦
 黄帝的两个梦
 占梦之术与道家思想关系
 殷王重视卜梦
 周人多发政治梦
 唐代的一宗奇梦
 西藏人占梦
 《解梦书》解梦
 敦煌出土《解梦书》
 敦煌占梦纪录
 十二支得梦日
 占十二时梦及禳梦
 藏文写本《梦书》禳解恶梦法
 自己占梦最清楚
 「如梦」的梦
 梦的别解
 伪托梦境的故事
 

对于方术,王亭之一向抱着既不全面否定,亦不全面肯定的态度。为甚么不否定,因为有些人的确具有超乎常人的根识,例如人的听觉受声波幅度限制,假如能超越这些限制,那就可以听到一般人所不能听到的声音,在方术的层面,就可以称为“道术”,或如今人之称为“异能”。 然而为甚么又不肯定呢?任何方术,包括星相风水,都有它的局限性,是故许多称为“大师”的人,渔色渔利或者得意,可是其际遇却往往不足为外人道。由是可见方术之不足尽恃。至于不学无术之辈,假方术之名,迹同行骗,那就更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了解方术的局限,非常重要,否则便会变成迷信。古往今来,许多人即因迷于方术而致身败名裂,甚至国破家亡。这些人认为方术万能,却不了解业力的重要。佛家说业力,即所谓因果。然而因果却非宿命,因为单独具有一因,并不能立即生起善恶果报,必须还要客观条件成熟,因才能生果。此即如单独一粒种子不能生成果实,必须种植、培养,才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所以果报的生起,除因之外还须具备诸缘。人若能依佛法修行,善缘具足,恶缘不生,则自能会善因生善果,而恶因则不起,由是命运便发生改变。 但倘若恃着方术,利用方术,以为可藉此以求名利而不择手段,那么,所作皆为恶缘,自然所生唯是恶果。因此,必须站在“因果”、“缘起”的立场来对待方术,然后才不致迷于方术,而能善用方术。
本书名为《方术纪异》。目的却并不在于利用“异”来眩惑人心,读者应于“异”的背后知其局限,且能知缘起,然后才能了然于方术的作为。所以说起来,学佛实在比学方术重要。学佛又须求解脱而不求执着于自我的福报,然后才不致为“异”所误。是有厚望于读者。 前言 王亭之作客图麟都,客舍每多座客谈玄说术,至中夜始散。于是兴致勃勃然,取历代笔记小说寻阅校理,便觉得我国方术博大精微,实在值得研究。

方术其实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今人称之为“异能”,古人则称之为“法术”。但法术亦往往跟变戏法的魔术相混。美国有位变走自由神像、穿过万里长城的魔术大王大卫?高柏菲尔,接受电视访问,便说自己的魔术有参考中国“道家魔术”之处,由是实可知“异能”的真相。 另一类则是术数。它的范围很广,占卜类有易卦、六壬;风水类有风角、玄空、推自人的禄命则有五星、子平、斗数。此外还有详梦、拆字,以至两头箝、三世书等等。每类术数都代有能人,因此便亦留下许多术数的故事。 正如“异能”之掺入魔术,术数亦每每掺入许多江湖技俩。有一本《英耀赋》,便完全是说怎样由来客的举止,推测他的心理,由是术者便可以捉其心理,一赞一弹,加上恐吓,人便每每推为神算。 所以我国方术虽博大精微,其实亦包含不少糟粕。而且,所有的方术都有他的局限,是故世上绝无吃饭的神仙。 在开始这篇《方术纪异》之前,先行作如上的交代,读者幸勿以为宣扬迷信。对许多故事,实应加以思索,则不致为表象所愚也。

yyyjsd.com Copyright (C) 2007-2018

 QQ 451528228  手机13686556390